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   
中国在线 首页
站内搜索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社会 >> 正文
分享到:
不是每一个家里没网的女孩都有“白月光”!“女儿服毒前他曾向基层干部求助,连一张手机贴膜都没求来”
2020-03-08 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 医师报

来源:猛哥wm221x 作者 孙旭阳


 

不是每一个家里没网的女孩都有“白月光”!“女儿服毒前他曾向基层干部求助,连一张手机贴膜都没求来”

 

这是疫情期间最打动我的图片之一。

河南省洛宁县七年级学生郭翠珠,家里条件差,没装宽带,每晚在父亲的陪同下,去村委会“蹭网”学习。

那夜,郭翠珠和父亲去晚了,村委会办公室正在打扫消毒,她就坐在室外学习,她父亲则静静地坐在一旁的小凳上,默默地陪护。


 

自强不息的女生让人感动。

但更让我感动的是她父亲。

他没钱,但陪伴女儿的殷殷爱意,连同那昏暗的灯光,定格成女儿人生中的“白月光”,永远温暖。


 

驻村书记拍下了这张照片,并在朋友圈里传开。

几天后,洛宁县教体局联系联通公司为郭翠珠家免费安装了宽带,联通还送她一部崭新的手机,预存了600元话费。

这是一个圆满的故事。

让我们在无情的病毒面前,看到了生活中的真善美。


 

郭翠珠的学习问题解决了,那么其他类似的孩子呢?

悲剧很快到来。

2月29日上午,河南贫困户李汉党的二女儿因无法在家上网课吞药物自杀。

令人扼腕。

我的前同事孙旭阳专门就此撰文。


 

不是每一个家里没网的女孩都有“白月光”!“女儿服毒前他曾向基层干部求助,连一张手机贴膜都没求来”

 

最痛心的,不是她买不起手机


 

3月2日上午9时14分,我拨通了李汉党电话,用老家话跟他聊了一会儿。


 

此前有媒体评论认为,疫情期间为中小学生上网课,要注意那些网络不通畅,经济不宽裕的家庭。很快,这个15岁女孩就大把吞下了母亲的精神病药物。


 

我告诉李汉党,我老家在旁边镇子上,高中在他们镇上读的,昨晚转了他的新闻后,很多网友想给他们捐手机捐书捐钱,所以他需要给一个银行账号,必须他本人的。


 

李汉党听起来有些疲惫,他先是说自己正在医院里,等出去了才能回电话。然后又说自己是文盲,不懂这些,就挂断了。


 

说出来有些残酷,二女儿服毒成热闻,是李汉党一家五口改变命运的良机。面对这么多捐助,他的表现并不是平静,而带有一丝漠然,或许这漠然是因为“事情闹大”而惶恐,惶恐后又不知怎么应对。


 

这个左脚跛行的修鞋匠,孤力拉扯一个精神病妻子,再加三个孩子,为了生存已耗尽力气和尊严。无论在乡间还是集市,谁都可以欺负他。他一直没有机会,机会来了也就抓不住,这没什么奇怪的。


 

在与李汉党联系前后,我也通过当地的教师朋友和高中同学,尽可能了解他家的情况。粗浅的信息汇总一下,也初步验证了我的一些判断。今天这篇文章,就是要谈谈这些。


 

中国网的报道说,“她的父亲李汉党由于左腿残疾,不能种地,只能靠平时在街上给人补鞋来维持生计”。这几句话有问题,即使李汉党左脚没有残疾,种地是一把好手,他也没有任何可能靠种地来维持一家的生计。


 

他妻子有精神病,用南阳话说就是“憨子”,这个词汇有点贬损的意味,请原谅为了叙述方便,我使用这个词。在乡下,男“憨子”除非父母活得足够长,也足够健康,让憨儿子死在老两口前头,要不男“憨子”到最后都是走失,冻饿而死。


 

女“憨子”的境遇也好不了多少,她们同样容易走失,而一旦落单,她们就容易被老光棍们性侵。除非家族特别强势,女“憨子”连邻家的小孩都不待见。我在学龄前,就曾跟着一群小孩往一个女“憨子”的身上扔坷垃。


 

有这样一个妻子傍身,李汉党就是在一夜之间突然腿脚灵便起来,家庭状况也不会比现在好多少。他必须守着妻子,在他去张村街赶集的时候,估计还会忐忑妻子在家如何。


 

农村娶女“憨子”的男人,要么很穷,要么有残疾,更多的则是两者兼有。


 

可是,成年女“憨子”不找个婆家送出去,父母和兄弟也不能养他一辈子呀。兄弟也要成家立业,娶妻生子。家有“憨子”姐妹,兄弟找媳妇会难上加难。而把她送出去,再生几个孩子,只要孩子不憨,她的后半生便有了指望。


 

所以,指责李汉党不该生这么多孩子的人,大脑里的肉糜肯定是多了点。


 

受惠于义务教育阶段免费,李汉党的三个儿女才读得起书。他们看起来看不错,大女儿在邓州二高读上高一,二女儿在张村镇一初中读初三,儿子读小学六年级。从最坏的角度看,即使三个孩子没一个能读出来,只要大女儿和二女儿成年之后,李汉党家的状况就会大为好转。


 

结果没想到遇到了疫情,三个孩子争手机上网课。二女儿显然最不利,她既没有姐姐年长懂事,还要让着年幼的弟弟。老师问她为啥不上课不提交作业,同学在直播群里找不到她,羞愤交加,她除了投水服毒,其实也做不了别的。


 

问亲戚和邻居借手机?没有在穷人家里长大的人,都会这么想。他们觉得开口容易,只是因为他们不必开这个口。


 

服毒的小李所读的初中,就跟我的高中校园隔着一条老省道。她的村子里,还有我好几位高中同学。我们离开张村街已经二十年了,跟小李也是两代人。有一点一样,我们在成长过程中,都被贫困夺去不少尊严和选择。


 

李汉党买不起一部新智能手机,肯定是实情。然而,他是否竭尽全力为三个孩子读书创造条件呢?我有点怀疑。在女儿被救护车拉走的那一刻,他肯定痛悔不已,他可能还会想起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帮二女儿找一部手机。


 

这就引出一个比贫困更让我不安的话题:底层家庭父母对于儿女的尊严和情感,很多都是习惯性漠视。在“冰花男孩”刷屏的时候,我写了一篇文章,说“冰花男孩”并不只是因为穷,还有父母对孩子的轻慢怠忽。


 

我十来岁时,雨靴破了一个大洞,父母当然不会给我买新的,可也不给我补,他们似乎忘记了,我穿着这破靴子走进教室,既会冻坏脚,又倍感羞耻。还有一次,我裤子破了一个洞,好说歹说,母亲就是不给我补,我只有那一条裤子,就只好夹着尾巴去上学。


 

一直到我读初三,跟服毒的小李同龄,有一天我告诉父母,我眼睛近视,看不清黑板,想要十来块买一副。母亲的第一个反应是,“你是看别人戴眼镜好看,也想跟着学吧,矫饰什么矫饰?”


 

这些经历的伤害,我花了很多年才勉强消除。今天写这些,手指却还会忍不住颤抖。小李班级开始上网课,是2月4日。她服毒,是2月29日。这25天她过得,一定比她被捆扎在病床上洗胃更加难受吧。


 

贫困给底层成人和孩子带来最大的麻烦,是没钱买智能手机和其他必需品。更长久的麻烦,是贫困会消磨他们的想象力和心智,泯灭他们的羞耻心和同理心。


 

在女儿服毒之前,我想李汉党肯定不会认为,为这么个“小事”就值得去死?


 

他前半生经历的,看上去要比上网课没手机难得多。他很难明白,一个贫困家庭的少女爱学习,竭力在老师和同学间赢取尊重,是她和原生家庭唯一的出路。


 

我家侄子在小李邻镇的一初中读书。前些天,因为家里网络突然中断,他上不了网课,急得哭叫起来,激怒了他爹,也就是我弟弟。他爹劈手夺下他的手机,一脚踹碎。他手里还有另一部老旧的智能机,他爹还想夺,被他奶奶,也就是我妈阻止了。


 

我妈大怒,说孩子急着学习是好事呀,你这样做会毁了他。她越想越生气,骂了好几天。听说此事,我给侄子买了一部大屏幕的智能机,让他姑姑转告他,不要理这些破事,好好准备中招考试。


 

现在回想,我侄子的性子如果足够烈,也去喝药呢?或者扔掉手机和课本,打死不读书呢?幸亏,他还知道继续去学习。他却不知道,二十多公里的张村上营村,有一个同龄的女孩比他更惨。


 

希望他们以后有一天,都会原谅父母。以我的经验,原谅的第一步,就是搞清楚“何以如此”。


 

有多少底层孩子在近似虐待的环境下长大的?不敢想。


 

这些虐待如果仅仅出自父母的恶意,倒也罢了,但却并不是。他们也想去爱孩子,却没能力去爱,或者说,没能力知道如何去爱。生活最后简化为生存,有东西吃,能活下去,便是一切。


 

我跟李汉党通话后,又开始找他大女儿。在当地一位教师的帮助下,要到了大女儿的电话和微信。下面是她们的聊天截图。


 

不是每一个家里没网的女孩都有“白月光”!“女儿服毒前他曾向基层干部求助,连一张手机贴膜都没求来”

 


 

嗯,你看没看错, 17岁的女孩,还不知道什么是银行卡号。


 

今天下午,一位昨日在李家采访的记者告诉我,李汉党在二女儿服毒前,也曾试图向基层干部求助,“连一张手机贴膜都没求来”。

责任编辑: 蔚 蓝 文章来源:
免责申明】 【打印文章
 相关文章:
[更 多]
 
最新新闻
不是每一个家里没网的女孩都有“白
半小时打光100万发炮弹,柏林会战
补壹刀:近百万外国人在华居留,他
“病毒比特朗普厉害”!伊朗医院遍
江启臣当选国民党党主席,郝龙斌承
大势已去!孙杨被禁赛可能逃不掉了
与其疯狂的灾前抢购囤货,不如理性
热门TOP
不是每一个家里没网的女孩都有“白
与其疯狂的灾前抢购囤货,不如理性
“神医”还是“神棍”?私人诊所行
起底从武汉返京确诊女子:年轻时面
被困武汉的打工者:只剩3盒泡面的
“生活放纵”的女行长被双开,执掌
快递小哥搞定金银潭医护难题:我送
     
精彩推荐

“台独”若继续挑衅,解放军就不仅

疫情之下,疫苗还要等多久?

  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网站地图 |
·主办: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旌华传媒
·官方门户: 中国在线 CNN.OOO China Online
·信箱: cn1n@163.com
·网址: www.cn1n.com  www.cnn.ooo For more information ,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
·版权所有: 中国在线 网络信息中心 (C) 2005 - 2016
·备案许可: 鄂ICP备15005328号